|  单曲系列>>穿过你的黑发的我的手>>穿过你的黑发的我的手

穿过你的黑发的我的手


www.lotayu.net  2001-12-19  闪亮的日子


  听罗大佑的《穿过你的黑发的我的手》是在 1991年的冬日。重庆浮图关的山上,疏枝挂不住最轻盈的枯叶,脆弱的山芦苇焦灼地凋零着。还有萧条和毁灭回荡着的山谷,冻白的风小心翼翼在石板路上踩出一些凄清的声响。罗大佑低郁的歌声刹那喊起,像足球凌空射门,阳光哗啦地就冲进了空虚的房屋,我在懵懂间就被人猛击了一掌。

  穿过你的黑发的我的手。男性中年傲骨又体贴的声线幽冥地颤抖着,攀援你的心壁进来却又诱你心底深处的东西随他而去。穿过那些呼啸着、充满磁力的声音,你看到了宁静的月亮四周奇妙地生出硕大的光环,且慢慢濡染开来。那阳性的手抚住你阴性的头发,像抚住你倾泄着的泪水;也像托住一面未蒙灰尘的铜镜。你的脸在镜中,慈悲动人;你的头发随意而优美。

  或许,女人从意识到自己是女人之时就开始关注自己的头发。女人一辈子都在精心伺弄着爱情。女人放弃了镜子和梳子也就放弃了怀爱、理想和希冀......谁也不可设想一个蓬头垢面的女人正在进行一场欲生欲死的爱情;也无法指望一个连自己容貌都不珍惜的女人会去珍惜更多的东西...... 还不遥远的1979年是以一个湿漉漉的背影留在我记忆磁带上的。那是多雨的一年。透明而轻柔的雨丝中,似乎每条小巷都走着一位丁香般的,撑着伞撑着梦想的姑娘。

  我们都有在某种时刻豪情地对恋人说:拿去,我的头发。我爱之证明。还有费雯丽式、张瑜式、丽达式、冬妮娅式......进入 80年代,我的头发随着一个个新推出的影视,随着恋人日日更新的目光,由短变长又由长变短,卷曲又拉直,焦燥又滑润,时髦又古典。我不知所措地折腾着头发,恋人随心所欲地折腾着我的青春,便在层出不穷、花样翻新的发式变幻中挥挥衣袖,悄然而逝。

  再听罗大佑的《穿过你的黑发的我的手》已是九六年的仲夏。北部湾的海风有些放肆地把窗帘撩拨得躁动不安。帘子外,一切陌生而新颖,已是另一世的风景了。只是屋里的数面镜子照的都是一种发式,十多年不变的发式——齐额的刘海、光洁的头顶、粗黑的独辫逶逦于脑后。它成为我发式的主旋律,尽管偶尔也有点变奏曲,譬如把长辫上去,沉着出少妇的典雅,把单辫分割为双辫,再寻觅几分少女的清纯。但一抬头,镜中的那个女人依旧的发式宛若有了依旧的笑靥、依旧善睐的眼睛......流逝的岁月似乎给人以虚幻的欢喜:什么时候它已收敛了冷酷的面孔和吞食人的胃口..... . 这种发式,无需刻意地雕琢,也无需痛苦地塑造,它逃离了各种化学物的试验和蹂躏,变得天然而简练、妩媚而独特。它洗尽铅华惟余本质;不著一字尽风流。犹如大音稀声,只宁静、随缘地存在着,既不媚俗,也不“为君留”。它是一种修炼的结果。它只是个人风格和意志的旗帜,为我猎猎舞动。

  其实,在这个男女相吸又相斥的微妙世界里,男人无法真正地穿过女人,女人也无法真正地穿过男人。那些抚住我们女人头发的手也在抚住自己的虚弱。任何单方面的依附和取悦都不能承担生命之轻,需要的是怜惜、帮助,男女彼此的,这比普罗米修斯盗来的火种更让人类感到温暖和可靠......那么,女人应生长出自己的旗帜,与男人并肩站立的旗帜......

原作者: 佚名
来 源: 不详
共有7111位读者阅读过此文

  • 上篇文章亚细亚的孤儿
  • 下篇文章:已经没有了
  • □- 本周热门文章 □- 相关文章
    1. 再次听《之乎者也》 [12204]
    2. 港版《爱人同志》曲目顺序更符合罗大佑... [8186]
    3. 春风秋雨多少海誓山盟随风远去——纵贯... [7680]
    穿过你的黑发的我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