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单曲系列>>亚细亚的孤儿>>亚细亚的孤儿

亚细亚的孤儿


www.lotayu.net  2001-12-19  闪亮的日子


  回忆是一只隐秘的精灵,他总是不经意地出现,并澎湃地召唤你所有不能忘记 的过去。那是夜晚,在春天,在新千年,被某友抓来当车夫,静静地泊在燕山大酒店 前且正无聊之际,突然收音机里传来这样的歌:亚细亚的孤儿,在风中哭泣……于是所有动作一下子停滞了,因为这歌就来自天穹,来自夜,来自不远的校园。 于我而言,罗大佑似乎意味着终此一 生里推一的记忆召唤,是这位歌者,陪我、 陪我们好多人,倏忽走过了80年代的校园。

  是的,我们属于那个年代的校园,从离开之后我们就再也弄不懂什么歌曲在流 行,在大型演唱会上听不清歌手的唱词。 在阵阵尖叫声中不为所动,并由此认定自己因无法时尚而老去;当然这也并不说明10年前的我们就听得懂罗大佑的宣言,只不过,我们和他的歌韵,冥冥中有相似的心境。有很多人说大估是真正的勇士,怂恿人们直面无数的黑暗;但我还更喜欢他很多歌中所传递的一种情绪,它在那一个四年,就流浪在我们的校园上空、流浪在中国人民大学学九楼新闻系的走廊里。是的,大佑的歌声会带着亘古而来的悲凉, 让校园中无所施展激情的少年们愈加落寞,而后愈加地心灵无助。有时候我们是会热爱“彩色电视变得更加花哨、能辨别 黑白的人却越来越少”的思辨,但更多的时候我们却望着高墙之外的社会“黑色的眼里有白色的恐惧”;以挥霍青春来对抗 束缚、并守候自由这一“心爱的玩具”;一 路带着困惑,无所信、无所依,且歌且行。

  曾经以为,走出校园便是投入社会。 投入生活,可以充实乃至沸腾自我,在一些年头里也确使人相信自己做到了这一 点。直到某日进行了几次相似的通话:照例是先问在哪儿呐?因为我们总是在匆匆 移动中;其次是问忙什么呐?因为我们常常没空相见;然后还有我们最通常的回答是:忙,瞎忙。因为我们往往按照自己的轨迹前行,并很难与我们的大多数朋友交叉。

  于是,在走出校园10年之后终于发现自己依然回到起点。于是,也像亚细亚茫茫人海里心灵不停挣扎的孤儿,发现自己无所依无所靠,心灵无助;于是,总是将自己弄得忙碌无比,总是跟自己的老妈嚷 嚷我们这一代要比你们承受太多的压力。 其实是真的不敢轻易停下来想一想,因为 不知道什么是生活?哪里有真爱?为什么 而拼搏?我不知道有多少人如我一般,我只听到苍凉而来的歌声:“多少人在夜里, 无奈地叹息;多少人的眼泪,在无言中抹去”,并且而今已不敢也不能追寻“人生解 不开的问题”。

  于是,那天在夜晚,在春天,在新千年,在燕山大酒店前的车里,听到“亲爱的母亲,这是什么道理?”时,我突然像儿时犯错一样手足无措、茫然无依;于是我喜欢在累了的时候关掉一切可以关掉的东西,然后用我全部的感觉聆听罗大佑,并继续我心灵无助的生活。

原作者: 顾环宇
来 源: 原载《三联生活周刊》
共有6962位读者阅读过此文

  • 上篇文章众口论“孤儿”
  • 下篇文章穿过你的黑发的我的手
  • □- 本周热门文章 □- 相关文章
    1. 没有必要大佑派 一个普通的时代 [11396]
    2. 由“美丽岛”所想到的 [10517]
    3. 听罗大佑“扯淡” [8515]
    4. 临风戏雪 再见罗大佑 [8299]
    亚细亚的孤儿
    《亚细亚的孤儿》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