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岁月留声>>岁月留声>>BOB DYLAN演唱会的前前后后

BOB DYLAN演唱会的前前后后


www.lotayu.net  2002-4-20  闪亮的日子


在地铁站坐电梯上升时,一张灰蓝色海报从眼前掠过。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那样一个名字,在那样一张平淡无奇的海报上,那样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我又坐电梯下去,又上来,终于确定了,是的,那个被视为时代的先知和领袖的,那个音乐史上的传奇人物,将要来到我所在的城市。

很犹豫要不要去瞻仰他。对他实在太无知,对欧美的音乐都缺乏常识。对他们,因为离自己生活的遥远,从来都是不经意的,有少数几个还算喜欢,但从没有过热爱,更没有到处去扒碟来听了。对Bob,我读过的关于他的文字比听过的他的音乐要多些。在我印象中,他的伟大在于他的歌词,其中表现的思想和精神。至于他的音乐,以我的欣赏能力似乎并无太多过人之处(玩音乐玩得炫的实在太多啦)。
为了这个名字的份量,我还是去网上搜索了一番。有几个关于他的专门站点,看来不常更新。主要是宣传他的巡回演唱会日程,卖票卖唱片,以及回顾他的音乐生涯。有那么几个论坛,没什么人。对他的来访,本地没有什么新闻宣传。看来他是太老了。老得没人再拿他作话题。想到有几个搞音乐的老外朋友对他也不以为然,还有个多年来始终听欧美的老同学,说他的音乐象老太婆,我平时接触的人没有一个对他有兴趣。在这个一年到头排满演出的城市,我担心有多少人会买这不算便宜的票。我看我还是去捧场罢。

演出定在20:30开始,我不到八点过去,在地铁车厢里看到有几个年轻人手里拿着演唱会的票,松了一口气。看来新人类还有人知道他。通向体育馆的路上有一股人流,但是远不能和Bon Jovi在体育场演出那次相比(我对这位老兄并无兴趣,那次被人拖来体育场后的山上听热闹。整个小山包都坐满了人)。我好奇地看着这些人,难道他们都是去看BOB?有一半人都是头发花白,上了年纪了。有身着西装,套裙,保养得体的绅士淑女,也有不修边幅的老嬉皮。其他的,既有三四十岁的,也有看上去还很年轻的学生。有白领模样的,也有牛仔风格的。有一些时髦青年,但不多。只看到一个庞克打扮的。有不少人拎着公文包,看来刚刚下班。

居然也有一些人在门口卖票。我还是去排队买了票以示郑重。内场是不设座位的,票价比看台最便宜的那档贵一些。要热闹当然是买内场。入口处有人检查背包,没收饮料瓶。男士还要搜身。
正要进门,有人递给我一份资料。是个高大的长发帅哥,神态却绝不飞扬,面容温和,目光深沉。他自我介绍是一个组织‘twelve tribes'的成员。他们是这样一些人,男女老少一起生活在一个小农庄里,平等互爱,自给自足,分享一切。。。他们是一个新的社会,弱者受到强者的照顾,再没有人遭到遗弃,每个人都受到尊重----这个社会的核心是爱,这不是乌托邦而是现实。。。GOD,我目不转睛地盯着他,恨不能晕过去。最后他说随时欢迎我去参观他们的‘部落‘……

他给我的小册子从BOB讲到他们的理想。有这样一段:

他用他的洞识把我们大家都唤醒:对真相,爱,罪,人们的易受伤害和彼此怀疑,对和平的追寻。他看到,那些东西曾经是什么样,现在是什么样,以及它们应当如何。可是这么多年来我们又有些什么变化?很久很久以前他曾说过......

I heard the sound of a thunder, it roared out a warnin',
Heard the roar of a wave that could drown the whole world,
Heard one hundred drummers whose hands were a-blazin',
Heard ten thousand whisperin' and nobody listenin',
Heard one person starve, I heard many people laughin',
Heard the song of a poet who died in the gutter,
Heard the sound of a clown who cried in the alley,
And it's a hard, and it's a hard, it's a hard, it's a hard,
And it's a hard rain's a-gonna fall.
这些话语召唤我们去革命。我们感觉到,时机已经成熟了……
……

歌词中的力量已经感染了我。我惊诧于这样一个组织的存在,也第一次对BOB的影响力有了真切的感受。

这个体育馆看台加内场约能容纳25000人。此刻看台除了舞台背面,上座率大概三分之二。场内基本上算是站满了。比我想象的好些。看着那些衣装笔挺,正襟危坐在看台前排的老先生老太太,我简直怀疑他们是不是要去看歌剧而走错了地方。可惜他们的美好愿望会落空的----坐在前面三排都不可能看到舞台,全被场内的人群挡住了。我尽可能钻到靠近舞台,又在人头中留出一道缝给我的地方。舞台背景是在深色幕布中央一个白色图案,象是一只眼睛,一个王冠以及一些花纹的组合。没有其他花哨的东西。舞台前上方,两边各挂下来一串十几个音箱……

黑暗中一个声音宣布:这就是我们的BOB DYLAN!灯光亮起,BOB和他的乐队已经站在了台上。一言不发,奏响了今晚的第一首歌。我看了一下时间:20:34

恕我无知,对接下来听到的很可能是伟大的音乐无力作详细深入的介绍,只有尽可能讲讲我的所见所感。

这支乐队没有固定名称,人们常常称为The Never Ending Tour Band,因为从88年至今,BOB一直在世界各地做这次‘The Never Ending Tour'.根据资料,胖胖的鼓手George Receli是今年新加入的。贝斯Tony Garnier看起来好象最普通的街头艺人,眼睛里闪着诙谐的光。他是目前乐队中追随BOB最久的人,从89年就开始了。吉他手之一Larry Campbell长得有点象雅尼,也可能是发型的缘故,看照片还要更帅些。他会玩很多乐器,有发烧友为他单独制作了网站。另外一个,Charlie Sexton,是那种优雅和不羁混合的危险品。他可能是最年轻的,今年才33岁,可是早在85年就出道了,从小跟随Austin,Texas的一些名乐手们长大,很早就和rolling stone, bob dylan等合作过。曾被誉为神童,如今依然广受好评(看他少年时的照片果然是很不良的,如今却散发难言的魅力)。

BOB看起来瘦小,苍老,头发和胡子都花白了,两颊凹陷下去。吉他背在他身上都显得有些重似的,令人怀疑他是否有足够精力唱完整个现场。他穿着一身很奇怪的深色西服,袖子从上到下缀了一长条五角星,裤腿上有白色镶边。白衬衫,打着绿地花纹领带,又戴着一顶白色阔檐帽。那应该是牛仔帽吧(后来听说那一身是牛仔装)。他的乐手们也都是差不多的风格,穿着不整齐的西装,各色衬衫,有的配牛仔裤,有的戴帽子。不过都没有打领带。

开场后的最初几首,音乐基本比较轻松,比较多乡村的风格。我不会判断什么是blues,什么是jazz(他又时不时拿把口琴搅和),但应该是有那些成份。感觉上略嫌平淡(当然这和我不熟悉歌词有很大关系),但是一想到他是60多的老头了,也蛮符合的。看台上的观众一直都安安稳稳地坐着,场内的气氛也很有节制。有人抽着烟,有人随音乐轻轻舞动,有人退出人堆坐在地上,静默。也有些人一杯接一杯地买来啤酒。每当曲终,大家无一例外报以掌声和呼声。BOB和他的乐手们一直站在舞台中央,只轻轻地摆动身体,几乎是在原地小小地踏步,此外再没有更多消耗体力的动作。他的脸上一直没有任何表情,连和乐手交换一下眼神都是偶尔。

渐渐地,节奏越来越强,音乐越来越重,年轻的人们开始忍不住在曲中发出呼声了。

所有我曾听过的老歌都完全变样了。不仅在编配上,甚至曲调也是全新的。如果不仔细听歌词,根本认不出这些名曲。更不用说他的近作了。这根本不是那个我从精选辑中听到过的BOB了,那个用一把口琴和着木吉他,奏出越战时代声音的BOB。这是一个60多的老人吗?我分明看到的还是旧照片上那个清爽,不羁,涵着不屈力量,走在时代前面的年轻人。这音乐没有残留旧时代的气息,也不象新时代的浮躁花哨,当然也没有任何剑走偏锋。它是简洁的但是有力的,是老辣的,直击人心的,但是不夸张矫饰,不锋芒毕露的。BOB的演唱,除了声线比年轻时更低沉沙哑,一如既往带着浓浓的鼻音,也同样是干脆的,果断的。在他瘦小的身躯内,似乎蕴藏着绵绵不绝的力量......

在一首有着长长的足够蛊惑的演奏的歌曲后,灯光突然熄灭了。人们不停地鼓掌尖叫,我还没有反应过来,BOB和乐队已经走下后台。这时正好是开场后两个小时。掌声一直在黑暗中持续,我好奇地想,不知道他会不会象老罗一样不再回头。不过那种事大概真的太不合规矩了。三分钟后,他们重新走上舞台。

Encore一共唱了五首。两首,黑灯,掌声,又两首。再来一遍,最后以全新改编的Blowing in the wind结束。灯光中,欢呼中,BOB微微垂着头,默立了约半分钟。然后一言不发离开了舞台。这时已是23:04

从头到尾,BOB和乐队没有说一句话,没有停下来歇一口气,喝一口水(除了encore前的三分钟)。就这么一首接一首,纯粹的,完整的,----音乐!

人群逐渐散开,不远处有个中国人。我们很可能是这场演唱会中唯二的有色人种(黑人兄弟通常也只对本人种音乐感兴趣),不用多说什么就聊了起来。他是老迪伦迷了,对这场演唱会的评价,他只说了一句:这样的音乐已经是极点了!对BOB,我们共同的感受:一是酷,太酷了;二是了不起,的确了不起!

回来后又到网上搜罗一番,这次发现在google的group里有个很隐蔽的dylan group(news://rec.music.dylan,一种邮件列表,也可以在google的group里搜索rec.music.dylan,在线阅读),比我们这里更热闹,每天都有许多新东西。读了几个帖子,对这场演出的评价都不错。也发现越来越多关于他的网站。呵,原来还是有那么多人热爱着他。

从那里捡来当晚的曲目:
April 17, 2002
Hummin' Bird;
The Times They Are A-Changin';
It's Alright, Ma, I'm Only Bleeding
It's All Over Now, Baby Blue (harp intro)
Stuck Inside Of Mobile (With The Memphis Blues Again)
Floater
Subterranean Homesick Blues
In The Garden
Don't Think Twice, It's Alright
Visions Of Johanna
Tambourine Man (harp intro)
Summer Days
Things Have Changed
Drifter's Escape (harp)
Cats In The Well (long band introduction)

encores
Not Fade Away
Like A Rolling Stone
If Dogs Run Free (harp intro)
Honest With Me
Blowin' In The Wind

关于老罗的一些联想:
1.老罗比BOB保养的好。
2.老罗需要好好锻炼,不能再以47岁的老男人为借口
3.音响是他们的棒。
4.音乐的技术方面(编曲,演奏),还是西方人做得好。
5.老罗是造旋律的天才型高手,这点BOB不如他(至少对我这中国耳朵来说)
6.我更偏爱老罗的嗓音。
7.但是BOB有更强大的精神蛊惑力,更胜任精神领袖的角色
8.从老罗的新作看,这两个人的潜在有同样的趋势,都在往同样的方向努力!

愿老罗会象迪伦一样老而弥坚。




原作者: 赤子
来 源: [闪亮的日子〕论坛
共有9182位读者阅读过此文

  • 上篇文章《阿輝仔飼著一隻狗》背景解说
  • 下篇文章哪里来得那许多乡愁
  • □- 本周热门文章 □- 相关文章
    1. 谁虚拟了我们的音乐天空 [103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