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单曲系列>>船歌>>流水样的时光,春花般的容颜

流水样的时光,春花般的容颜


www.lotayu.net  2001-12-19  闪亮的日子


  大概在高中的时候,就发现了罗大佑这个名字,上了那个让我压抑了五年的破大学后,就开始越来越欣赏罗大佑了,但直到大学毕业后的某天,偶然的机会,才第一次听齐豫唱的《船歌》。

  那时,刚从那所破学院毕业,悲痛欲绝的回到生我养我的湘西永顺这个小县城,日日浑浑噩噩,成天早上九点起床,到楼上的办公室遛一趟后,到大门外的小桥头吃点油粑粑或米粉,然后,琢磨去哪儿遛一下才行,多半时间会去城中女孩们集中的几个单位如县医院、县中医院、县妇保站、县幼儿院等莺莺燕燕、群雌粥粥的地方。流览完一路春色后,大概也中午了,回单位再报到,回家吃午饭,下午照样打发。一天中最精彩的时间当然是晚上了,晚上的节目有且只有两个:麻将与女孩。 理想的煎熬与平庸的幸福,绝望的等待和焦虑的承担。

  一日,平素麻友兼同事又兼邻居的家伙带了一个女孩打麻将,这女孩比我年纪还大,未婚,明眸皓齿,风姿绰约,在我们邻边的单位上班,这么大年龄的未婚女孩在当地实属罕见,引人注目,我是久闻其名,一见之下,如花的容颜上已略有风尘困顿之色了,如街边花店门口天黑时的那把胡乱倚门而放的那把所谓的红衣主教了。

  四个人热火朝天的摸着麻将,有一搭没一搭的看本县电视台的节目,这节目也通常只三类,本地县长的训话活动,照例是砸三铁、植树、计划生育等;一类是点歌,某某结婚了,某某生小孩了,自然有各路亲朋大点歌以表祝福(当然这也是县电视台的奖金来源);然后就是没完没了港台连续剧,名目不一,实质却相同得无聊。

  突然,一边的电视机出现了从来没见过的画面,浩淼而凌乱的沙漠,一只破败的船,一种熟悉的旋律,画面上照例是一版字,原来是这女孩送给她一对朋友结婚的歌,而她的这对朋友正是我旧日的中学同学,这首歌正是《船歌》。

  那个沉着的女孩抚摩着早已腐朽的船,用一种不似人间音响的东西,寂寂的唱:"姐儿头上戴着杜鹃花,迎着风儿追浪逐彩霞。" 在似乎渐行渐远的音律中,又有男声沉郁的和声背景响起,齐豫空灵剔透的嗓音如追浪般跟上......

  一时间,我不由得痴了。

  回头时,对面的女孩略略风尘的脸上,竟也莹莹然。

  忽然间,才明白刚被祝福的那个女孩,几年前在我家门口的黑暗小巷里,埋头说的那几句话是什么意思。

  一切都已如这画面,沙漠之前是否是沧海,转瞬中,沧海已化成沙漠。你听,狂风沙中,是谁在说,谁在爱谁。

  一切都已如这歌者,她这只船儿将去向何方,海已枯干,船已破败,心儿却还在路上。

  这瞬间的感觉竟定格成我今日今时的感觉------漂泊无据。

  十年过去了,最怕也最爱中夜听《船歌》。



原作者: 一只常自觉的猪
来 源: [闪亮的日子]论坛
共有4988位读者阅读过此文

  • 上篇文章:已经没有了
  • 下篇文章:已经没有了
  • □- 本周热门文章 □- 相关文章
    1. 《名仕》专访:罗大佑--你为谁歌唱?... [12276]
    船歌声悠悠[八两金]